IE0808文学网IE0808文学网

IE0808文学网-散文大全,优美散文,诗歌,故事会,励志名言,个性签名大全尽在IE0808

榄仁红韵,转春妆

 腊月中旬过后,当掌叶苹婆的黄叶,依旧恋着枝头不忍飘零之际,大叶榄仁的绿意,却已悄悄泼洒出了新色泽,

 

腊月中旬过后,当掌叶苹婆的黄叶,依旧恋着枝头不忍飘零之际,大叶榄仁的绿意,却已悄悄泼洒出了新色泽,积极准备脱卸冬衣换春装……

那天,和研究生有约。我冒着暮冬严寒的气候,于清早时分,从高雄前往屏东,去了一趟已经暌违两、三个月的学校,准备继续指导研究所博士生的学位论文。

虽然退休已逾三年,但是那些至今尚未毕业的研究生,也自然成了我无法完全放下的心灵羁绊。而眼前这所曾经晨昏定省三十载的学校,虽然已经因为和邻近学校合并而更名,但是校园朱颜未改,记忆依然清新。

转进校园大门之后,我总是习惯地迂回而行。依循着记忆的足迹,我慢慢前往那往日停车的地方。而就在此时,一片满树挥洒的紫红色韵,却立即从远处的角落区域,迅速飞奔、迎面扑来,犹如见到了久违的老朋友一般。只是,待车子快要抵达停车处时,我却赫然见到满地散布的红叶,在眼前的柏油路面上头点点铺陈,心中不禁怀疑,清晨是否有人清扫校园?

将车子在榄仁树下停妥,关掉了正在播放的〈永远美丽〉歌曲,取出随身的背包和计算机,转入二楼的办公室内,等待研究生的到来。这是注册组的办公室,也是我最早兼任行政职务的地方,目前已经俨然成了我永远的娘家,以及与研究生约会的场所。而在与学生侃侃对谈之中,那种杏坛扬芬的感觉,似乎又重新回到了眼前。( 文章阅读网:www.biqu5.com )

一阵强劲北风,突然呼啸而至,“哗啦哗啦”的骤雨声响,立即自外头破窗传来。正在疑惑之际,乃决定起身一窥究竟。只是,当我走近窗边,透过玻璃往外探视之时,却发现天空晴朗、阳光普照,地面毫无任何下雨的迹象。怀着困惑心情,再度仔细倾听,方才蓦然发现,原来这犹如骤雨一般的声音,并非来自天空,而系来自于那停车场边的大叶榄仁树区。

看着强风一波波的吹过叶梢,那成群的红叶,也随之不停翻转、抖动。而在这叶片相互碰击之中,有些红叶随着强风瞬间飘落,并在水泥地面上头盘旋、回转。原来,这犹如骤雨洒落的声音,系分别来自于树上和地面的树叶。如果不是当时立即仔细观察,还真会以为是大雨的突然骤至。

观看这种殊胜的北风舞红叶场景,令人不禁想起了欧阳修的〈秋声赋〉来,也让我有缘可以透过时光隧道,回到了北宋时代那夜晚秋风的现场──“初淅沥以萧飒,忽奔腾而砰湃;如波涛夜惊,风雨骤至。其触于物也,WW铮铮,金铁皆鸣;又如赴敌之兵,衔枚疾走,不闻号令,但闻人马之行声。”

榄仁树,又称大叶榄仁树、凉扇树、雨伞树,原产于台湾、海南岛、马来西亚、印度及太平洋诸岛,属于热带海滨的植物。由于其果实呈现扁圆形,两面均具有龙骨状突起,模样有如橄榄子一般,“榄仁”树名,因而得之。

大叶榄仁树,树型壮硕,形如茄{树,其叶片宽阔,状似一把轻盈的小萤扇。在炎炎的夏季时分,它那重峦迭嶂式的浓密绿叶,由于相互交错、覆荫广大,经常会在大自然的巧手泼墨之下,形成一道深邃、壮观的绿色隧道。行入那浓荫的诗情绿意里面,和风徐徐、迎面轻拂,让人不禁神清气爽,忘却了尘世的烦恼。

在学校东校区五育楼两侧的停车场,各种了一排大叶榄仁树,两棵树木之间的间隔,刚好可以停放两辆轿车。由于榄仁树的枝体相当突出,叶片也相当宽阔,在这枝叶交相堆栈之中,颇能有效地挡住南台湾炙热的阳光,庇荫着露天停放在树下的车辆,这也是我特别喜欢在此停驻车子的缘由之一。

车憩树荫下,人沐绿意中。在偶尔的课余悠闲时光里,敞开车窗,轻吻微风,让心思沈静,让意念飞扬,也是一种难得的人生飨宴。如果遇到冬寒季节的换叶时分,那宽大的红色叶片,便会随风飘落,洒遍整个的附近地面,生动地点妆每部车子的周遭环境。而这一幅大地写实的应景油画,也为这单调平淡的冬寒景致,增添了无尽丰富的绚烂色彩。

在换装之时,大叶榄仁的叶片,会逐渐由黛绿转为橙黄色,最后幻化成赭红色系,就犹如秋天枫红的景象一般。为这原本以绿意色调为主轴的大地视野,泼洒出了璀璨生命的另类风华。而在这半个月左右的短暂风华过后,这些叶片将会再行从赭红色转变成咖啡色泽,然后便会在北风热情的欢送之中,依依不舍地脱离母株随风飘零。落叶归根,幻化为尘,为未来春天的新芽嫩叶,提供有利的生存发展空间。

在这大自然生生不息的轮回之中,此一落叶凋零的场景,则颇有着几许清朝龚自珍〈己亥杂诗〉中的一番意境,值得吾人的细细品味──“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由绿意化为嫣红,从绚丽归于平淡,大叶榄仁多样化的换叶氛围,点化出了如同徐志摩〈再别康桥〉里的意象场景──“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是那般的潇洒,是这样的脱俗。而在人生的旅途之中,我们却往往受制于本身的爱恨情仇,想要如此洒脱的挥一挥手,其实也不若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榄仁叶落,绚烂丰采除旧岁;端月红妆,绮丽风韵迎新春。它蛰伏于严寒的萧瑟氛围,等待着东风的再度来临,以便建构出有如朱自清心目中,那份〈春〉的优美场景。在这二月的“立春”时分,大叶榄仁的换装情节,似乎也正在谱写着人生意境的另一番生命风华,只是我们似乎很少能够予以体悟而已。

春绿、夏黛、秋黄、冬红,大叶榄仁树,演绎着四季不同的风华。在无尽的岁月轮回之中,它总是依循着时序的律动变化,幻化着多样化的生命场景,让大地增艳,让自然绵展。无论于春绿夏黛、绿荫扑地的季节,抑或秋黄冬红、缤纷绚烂的时分,大叶榄仁的身影,虽经岁月无尽的流转,但在我的内心深处,却总是毫无褪色、永远美丽!

〈永远美丽〉的歌声,不断地在车内流泻、萦绕,而那悠远的旋律,也不停地在我的心灵深处,徜徉、回荡──

少年牵手,老伴夫妻。

行过风风雨雨,守护这个家。

岁月打扮,头发反白,

陪伴笑容的皱痕,永远美丽……


Tag:仁红韵 , 转春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