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E0808文学网IE0808文学网

IE0808文学网-散文大全,优美散文,诗歌,故事会,励志名言,个性签名大全尽在IE0808

家乡的开江

有些景物四时都可以看到,有些景物不是四时能看到,只出现在某一个季节,更有些景物,短暂得只在一年中的几天甚至只有一

有些景物四时都可以看到,有些景物不是四时能看到,只出现在某一个季节,更有些景物,短暂得只在一年中的几天甚至只有一天里看到。我们有时千里迢迢去看景物,因为错过了时机,只能失望而返。如最着名的浙江钱塘江的大潮,黑龙江漠河的白夜,都是异常壮丽的自然奇观。

但我的家也有一个每年中只能见一次的自然现象,那就是春天解冻时的开江。北方的江河都有这种现象,但我的家乡位于中国最北的大江-黑龙江上游与中游的分界处,所以开江的时间最晚,开江的景象最壮观,正如当代诗人艾青笔下的诗:

被从各处汇集拢来的水潮所冲激,/江水泛滥了——/它卷带着/从山项崩下的雪堆,/和溪流里冲来的冰块,/互相拚击着,飘撞着,/发出碎裂的声音流荡着;/那些波涛/喧嚷着,拥挤着,/好像它们/满怀兴奋与喜悦/一边捶打着朽腐的堤岸,/一边倾泻过辽阔的平野,/难于阻拦地前进着,/经过那枯褐的树林/带着可怕的洪响,/汹涌到那/闪烁着阳光的远方去了……

春天,在中国传统的记载中,是“立春之节,初五日东风解冻”,而在有些地势高的地方,就会看到白居易感慨的“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我的家乡地势并不高,但纬度很高,春天也就来得更晚,虽说“春江水暖鸭先知”,但天下的鸭子不会跑到大江大河里去冒险试水的凉暖,我们这里总是人类自己去江边张望春天的进程。

开江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四月中旬行走在冻结的江面上的中俄国际间汽车运输就停止了,代之以不用轧压冰面的气垫船,坚实的冰开始出现裂缝,沿着裂缝,阳光用温暖的抚摩使坚冰感动而落泪,因落泪而溶解。在严寒的日子,极度的酷冷,艰苦的环境使整个江面团结成一块无缝的整体,如今磨难过去了,环境好起来,团结的冰却瓦解了,分裂成了无数的个体,每个个体又朝不保夕地缩小。

不知不觉,人们眼中的黑龙江,水面的面积大过了冰面的面积,可以联结相通,但这不是开江,开江是指整条江的贯通,从上游一直向海中流入的无阻拦通畅。

泊了半年的船,久未被光顾,开始有了出入的人影,机器被发动起来,船员修理各个部位,擦试舱门、窗户和甲板。黑河码头只有轮船,而且不是渔船,所以只有机器轰鸣,却没有其他码头晒网、织网的繁忙景象。

有航标船、渔政船,有拖轮,有渡船,有驳船,军用巡逻艇、登陆艇则停泊在军港之中,现在没有亮相,开航之后才能抵达,所谓“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也说不准是四月末或五月初的哪一天,江面突然上涨,象龙脊一样露在外边伸懒腰的大岛变短了,变得没有头尾了,满江尽是白花花的冰排。

之所以取名冰排,就是说冰块一个挨一个按着顺序拥挤而下,挟排山倒海之势,雄纠纠、气昂昂排闼直入、排门而出。

冰排大者四、五米长,宽和高都逾尺,小者只是一束冰棍,在冰排空隙,裹挟着木屑。柴油浮了一层,这在我们小时候是没有的,那时的江水非常干净,没什么杂质的。小学生们会成群向江边狂奔,捞起几根冰柱放在嘴里,咯嘣咯嘣吃下去,就象吃的是美味可口的糖果,吃了还不满足,还会用随身的手绢兜上满满一下子,四角系成扣,带着跑回学校上课,在桌膛里趁老师不注意,放在嘴里吃一块。现在的冰却没有一个人敢吃上一口了,孩子们只是用脚对着巨大冰排的边缘使劲踹上去,每脚落下去,一角冰排哗地四散而分,离开母体,变成一柄柄冰冷冷的剔透的利剑。

开江时江面步满沙沙声,眼看着水开始流动,冰由上游滚滚而来,黑龙江我方一侧有江汊,相对于主航道很窄,拥挤的冰找不到路口出去,乱成一团,流不走,退不回,乃至层层堆积,屋上架屋,两块冰排一撞,隆起一个小小的冰山,随着明媚的阳光照射,冰山逐渐会融化。

有人趁着开江的难得机会,拿出抄罗子网鱼,在水中发现鱼的影子就抄上一家伙,从这头遛到那头,再往回遛,也就最多只有个把小时,江中的冰排就都被挤到江边,没有下家伙的空隙了。但已经颇有斩获,十几条地道的开江鱼收入囊中,可以美餐一顿了,开江鱼由于一冬没有吃杂食,味道特别鲜美,是黑龙江沿岸吃鱼的最好时光。

闻迅赶来的人站在江堤上望着壮观的解冻现象,嗅着开江特有的江水味,感受春天的到来。

沉寂了半年之久的江畔喧闹起来了,东北大秧歌的舞曲响起来了,老年人迫不及待穿着大红大绿的衣服舞起来了,年轻人挎着胳膊来到沿江公园恋爱起来了,小孩子牵着一个个造型夸张的风筝放起来了。

回看江中,冰排有的上了快车道,顺流而下,有的没挤上下行的列车,到了站台,终止了旅行,冰排象一艘艘几米长的小船,泊在岸上形状各异,有三角形的、四方形的、菱形的、梯形的、五边形的、六边形的,但不会是圆形的,冰的结晶体断裂不出钝角的圆。很多人站到冰排上与大自然的奇观照相合影,一年之中只有这二、三天有冰排,开江则只有一天。停下的冰排,基本没有了继续航行的可能,在此一点点消融,每块冰下都在淋漓着它们生命的汁液。

在北方,开江意味着一个季节到另一个季节的转换,面对此时此景,经历过六、七十年代的人或许会想起毛泽东引用过的列宁的话:“重要的是,坚冰已经打破,航线已经开通,道路已经指明”,坚冰打破就是说漫长的冬天过去了,春天的航线已经开通,生机勃勃的局面就要全面到了。我们想到春天,就会想起田震的歌:“这一次肯定不是一个梦/你让我有了莫名的冲动/留意着你的每一种表情/别对我无动于衷/我相信你不会把我戏弄/我们不会有不愉快发生/你有一颗没污染的心灵/我的心要让你懂/我的每根神经都被你操纵/你让我完全的失了控/我的心已被你解了冻。”


Tag:家乡 , 开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