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E0808文学网IE0808文学网

IE0808文学网-散文大全,优美散文,诗歌,故事会,励志名言,个性签名大全尽在IE0808

常记溪亭日暮

历史上倾城佳人甚多。从美人计中的主角貂蝉,到东施效颦的对象西施;从身轻如燕的赵飞燕,到玉肌冰骨的杨玉环,皆是艳冠

历史上倾城佳人甚多。从美人计中的主角貂蝉,到东施效颦的对象西施;从身轻如燕的赵飞燕,到玉肌冰骨的杨玉环,皆是艳冠群芳,倾国倾城。但独有这样一个女子,在动荡乱世中感慨“物是人非事事休”,在国将不国之际怒喝“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秋风萧瑟中哀叹“梧桐更兼细雨”。忧愁是她的代名词,殊不知她的愁何止情愁闺愁,更是国愁家愁。她温婉缱绻,亦大义鼎然。满腹诗书,才动京华,她和衣立于中国文坛之上,姿容清丽,一瞥惊鸿。

数千年来她的光芒不曾泯灭。她是李清照。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如此通透的美景,自然只有通透灵秀之人才可相配,正如李清照。

李清照生于一个书香门第之家,济南亦蕴养了女儿家的灵秀。父亲李格非是颇有名望的文士,其母王氏亦善文。李清照在这样一个染着书墨香的环境中渐渐长大,吸收了文学的清丽雅韵,她如享受甘霖的小树一般抽枝发芽,结出花蕾,绽出秀雅的曼妙丽花。宋代较宽松的政策也给了初长成的少女大限度的自由,父母对其宽松式的教育。李清照生来就是上天选中的辛运儿,拥有了其他姑娘所奢求的一切:家境,自由,才华,美貌。她亦不负上天的恩典: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如梦令》)

碧漪红妆的荷塘深处呼啦啦惊飞雪色水鸟,翅膀扬起的风拂开层层荷叶,露出小船尖尖的一角。船上的少女面如桃花,眼波清亮,映着金红的夕阳。好一幅如梦如幻的唯美画面。

李清照就是这画面的主角。她肆无忌惮地享受自然,享受生活,体验青春的美好。

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眼波才动被人猜。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怀。月移花影约重来。(《浣溪沙》)

这是怎样的娇俏动人。少女的身段一点点抽条,面容也渐渐长开,若一朵娇艳欲滴的芙蓉花。不禁又想起李延年的《北方有佳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她周身散发着豆蔻少女独有的青春之美,昂扬,娇丽,蓬勃。

小女儿家的闺中情怀也随着年龄的渐长而一点点凸显,她亦有了丝缕惆怅。她是盛开在枝头的别具风情的花盏,谁来将她欣赏,谁来把她怜爱。她渐生愁绪,是怕美好年华似水流过,红颜易老,就如世外仙姝的林黛玉,也忧心着“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更何况于她?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如梦令》)

她的愁思与世间万物心灵相通,一夜狂风骤雨,她瞧着外边湿漉漉的世界,忽想起那盆海棠花,是否依然美好。侍女忙应道:海棠依旧,小姐无忧。她怅然长叹一声:你又知道什么呢,应是枝叶苍浓,花朵凋零吧。李清照年纪虽轻,然于诗词音律之上,却驾驭自如。短短数十字小令,却将闺中少女一腔幽怨抒得淋漓尽致。“绿肥红瘦”之句,天下称之。彼时的天真快乐如今涤荡成少女的幽婉,她所感到的,是“髻子伤春慵更梳,晚风庭院落梅初”,是“瑞脑香消魂梦断,辟寒金小髻鬟松”,是“小院闲窗春色深,重帘未卷影沉沉”。她伤时伤己,想人如飞花,经不住风吹雨打的绞磨,但悲悲谢去的时候却依旧是故作潇洒的姿态。

李清照彼时只有十六七岁,还未遇到她的宿命赵明诚。她才女的名号已是名动京华,她在闺阁之中评安史之乱的“何为出战则披靡,传置荔枝多马死”在外头的文界里一石激起千层浪。你看这犀利的视角,傲然的气势怎么像一个未出阁的女子所作?李清照在才华编制的美丽光环里静静等待。

等待什么?

她说:莲子已成荷叶老,青露洗、苹花汀草。

她说:眠沙鸥鹭不回头,似也恨、人归早。

她等待的,无非是一个人。她的良人。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入来,袜i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点绛唇》)

日光丰盛,春和景明。她与他的那一眼对视,仿佛穿越了三生三世,扭成剪不断的红线。

赵明诚对李清照的倾慕早有记载,美名曰:芝芙梦。

“赵明诚幼时,其父将为择妇。明诚昼寝,梦诵一书,觉来唯忆三句:言与司合,安上已脱,芝芙草拔。以告其父。其父为解曰:汝待得能文词妇也。言与司合是词字,安上已脱是女字,芝芙草拔是之夫二字。非谓汝为词女之夫乎。”

这场梦不过是一个荒诞的谎言,他的,关于她的。对的时间里,她遇到了对的人,这是人生之大幸。这光辉足以照亮余生的漫漫夜路,他们彼此再不孤独。

婚后,夫妻二人举案齐眉琴瑟相和,在旧社会里着实算一桩再完美不过的婚姻。虽然政治之事莫测迷离,但却并未影响他们的感情。两人迁居青州,在那里安享了十年欢快生活,那是她一生最美好的回忆。夫妻俩共同致力于研究金石文物,创作诗词文章,鉴赏品味文物字画,赌书泼茶,欢乐幸福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减字木兰花》)

她心底有一些温情而娇柔的少妇情怀,这段清素却安好的时光在这个女子的生命里烙下了抹不去的痕迹。时光如水,静默无澜,当初美好的心情最终如青丝落进寂静潭眼,惹起几圈涟漪,微漾在她的唇角。

她号易安。易安,易安,我想她毕生所求的,不过是平易安好的美丽岁月。

十九岁到二十二岁这几年中,李清照必须要面对的是新旧党之争和赵家门庭里的世态炎凉。这是他与她第一次分离。

七月初七。星桥鹊驾,经年才见。而她却与他分居两地,饱受离别之苦。

她惆怅:草际鸣蛩,惊落梧桐,正人间、天上愁浓。

她哀怨:牵牛织女,莫是离中。甚霎儿晴,霎儿雨,霎儿风。

赤裸裸的孤独,她内心不由自主的跌宕,望着变幻风云,只觉景况凄凉。但不久后,赵明诚再次被举荐,复踏上官宦之路,终于再次见面,她满腹的心事要诉与他听。她说:“手种江梅渐好,又何必、临水登楼?”转眼看见北风萧寒,她又说:“无人到,寂寥恰似、何逊在杨州。”

人常说,人若完美,天必妒之。李清照大约已完美得令人嫉妒,上天才要考验她。正是这考验,令她肝肠寸断;也是这考验,令她名垂千古。

金人入侵,赵构失了君王的风范,一路出逃。赵明诚任建康知府。然在城内叛乱之日,赵明诚竟缒城逃走。一向大节大义的李清照很为丈夫行为而羞耻。行至乌江畔,想起当初西楚霸王自刎于此,不觉心潮起伏,吟下千古绝唱: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赵明诚听着妻子的金石之声,羞愧自责。但他被召回京复职之时,却急病身亡,再无报国之机。也撇下了李清照一人,颠沛流离。她从此陷入了身体与心灵的极剧痛苦之中,直至1155年去世。

她一个弱小女子,无了丈夫的庇佑,又没有子女可以依靠,保护不了赵明诚留下的文物。她不敌生活摧残,再嫁了一个叫张汝舟的无耻小人。张汝舟眼里只有她身边的文物,觊觎多时。但当发现李清照身边的文物所剩无几,且无权由他支配时,他撕下了伪善的面纱化作恶毒豺狼,对李清照拳脚相加。他大约以为李清照是一般闺阁妇人,无主见无胆量。可他错了。这个女子,名叫李清照。

李清照说:“视听才分,实难共处。忍以桑榆之晚节,配兹驵侩之下才。”

张汝舟被流放,李清照由于告夫亦入狱九日。张汝舟是李清照一生光阴中最大的羞耻。仿佛她与赵明诚那惊艳世人的爱恋被上天所嫉妒,伺机便想来毁掉她。

她再度独自漂泊。

她太透彻,太清醒,太残酷。

白日正中,叹庞翁之机捷;坚城自堕,怜杞妇之悲深。(《祭赵湖州文》)这是她为他写的祭文。时至如今,只剩这几句。她对他全部的爱悉数倾泻于中,那个人在她的生命里,汹涌而过。她向世人宣告:曾有一个人,爱她如生命。

赵明诚逝世后不久,南宋政局再次激变。国邦动乱,人心惶惶。李清照随国军宋高宗一路奔逃,可皇帝如今除了自己的小命,旁的再也顾不得。奸佞当道,朝中竟无能臣。

窗前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有余情。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点滴霖霪,愁损北人,不惯起来听。(《添字丑奴儿·芭蕉》)

卧听三更雨,夜阑人静时。北人的愁思有谁心知?国已不国,家无和宁,孤苦伶仃。

秋风秋雨愁煞人,寂静,冷清。情愁,家愁,国愁交汇在一处,终激起她一心的波浪,终作下了这首确立她文坛地位的、苦涩凄凉的《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这是怎样的离愁,怎样的万种思绪!怎样的一腹苦水,满心酸楚!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古人誉之为“千古创格”、“绝世奇文”,可在作下这词的时候,那个大气而温婉的女子内心是怎样的无助?她一生的柔情耗尽,只换得国破家亡;她一生的才情用尽,终成千古奇殇!

笔墨绝,心命绝!

清朝沈谦于《填词杂说》中曾评:“男中李后主,女中李易安,极是当行本色。”李清照,她究竟是怎样一个传奇的女子啊!她生之绚烂,光华四射,在她面前,这世界的一切荒芜不过是衬托。她在红尘俗世中碾转,终于回到适合她的清洁的地方去了。这一段坎坷的生旅,是她一个人的史诗,一个人的传奇。

她是一位在时光之流中涉水而过的旅者,带着她的高傲,她的遗世独立。纵然时光颠沛,她仍独自旅行,欣赏沉堕在时光中的美丽。

她是忧愁的,大义的,骄傲的。

可我心中却铭记这样一个她:袅袅的荷花后,少女稚嫩绯红的面颊,眼波里尽是流转的光。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她也曾明媚如花。

也曾盛开,惊艳了漫世浮华。
 


Tag:常记溪亭 , 日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