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E0808文学网IE0808文学网

IE0808文学网-散文大全,优美散文,诗歌,故事会,励志名言,个性签名大全尽在IE0808

又见杏儿黄

早晨去菜市场闲逛,惊喜地发现两旁的水果摊上,已摆满了一堆堆黄色的杏儿。忍不住垂涎欲滴,买了几斤回家,并拿出一些带

早晨去菜市场闲逛,惊喜地发现两旁的水果摊上,已摆满了一堆堆黄色的杏儿。忍不住垂涎欲滴,买了几斤回家,并拿出一些带到单位与同事分享。当我站在办公室的窗前,特别留意楼下树林里那棵自生自长的野杏树时,发现坠在枝头的颗颗果子,不知何时也变得黄澄澄的了。看着这些隐匿在枝叶间的小东西,仿佛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这香味,不是手里的杏儿散发出来的,而似乎是从内心深处的记忆中飘过来,从千里之外的家乡飘过来……

说不清什么原因,每年的杏儿黄熟时节,我的思绪都格外地活跃。那熟悉的季节、熟悉的景色和永远不变的鸟鸣,都会让我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那些与杏儿有关的往事,也会象潮水一样从久远的记忆中缓缓地涌来,瞬间漫过了心田,让我深深地沉醉。

我会想起很小的时候,我们围坐在奶奶的身边,听她讲那些“远古”的故事,和那些故事带给我的美丽感受。奶奶说,她刚嫁来的时候,我的曾祖父家里除了有许多土地和牲畜之外,还有一个很大的果园,里面种满了各种果树。每年的杏儿黄熟时节,他的四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便会在自家的果园里尽情地嬉闹----攀缘着盘枝错节的果树在上面“摸树猴”,最顽皮的四姑娘竟然能够半天脚不着地,如此腾云驾雾般地把整个园子“逛”上一遍。微风吹来时,那些熟透的杏儿便像花雨一样纷纷洒落。这时,我的曾祖父就拄着拐杖站在园子边上,眯起眼睛惬意地观赏女儿们的游戏,听她们的笑声在枝叶间回荡。他会吩咐一个长工专门在树下捡拾摇落的杏儿,然后拿出多半分送给乡里乡亲。后来这四个姑娘陆续出嫁了,婆家都是方圆附近的大户人家,可每年的杏儿黄熟时节,她们都会早早相约一起回娘家,重温当年果园里的快乐。

记得奶奶讲故事的时候,似乎是在淡淡地怀旧。然而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她不经意间所描述的画面,给我幼小的心灵打上了怎样深深的烙印。此后的年复一年,那幅画面都在我记忆里挥拂不去。以至于许多年后,当我在课堂上读到《诗经》里那“坎坎伐檀”的劳动场面时;读到《陌上桑》中美女罗敷与同伴采桑歌唱的情景时;特别是每年的杏儿黄熟时节,一看到或吃到那色香味俱美的新鲜杏儿时,我的记忆刹那间就会“链接”上这古老而又动人的一幕,思绪也会随之飘的很远很远。

我还会想起那个已经消失了二十多年的古朴院落,和那些在此度过的快乐时光。那是我十岁之前生活的老宅,虽然在现实中它早已似岁月的尘烟般荡然无存,但在我的记忆中却永远清晰如昨,因为那里遗落了太多童年的笑声和与杏儿有关的故事。

三间茅屋是正房,两间瓦房称为西屋,还有一间东屋用作厨房,四周一圈低矮的土坯院墙,就组成了我家的宅院。院子开阔平坦,土质非常细腻,里面种满了桃、梨、杏、枣等好几种果树。西屋的南墙边,一棵合抱粗的杏树是这些果树中的“大哥大”,树的下面环绕着几丛绿竹,旁边是青石板做成的石桌石凳。一到夏天,我家的院子里,果树枝叶繁茂,空气清新凉爽,自然就成了孩子们最理想的乐园。而每当杏儿黄熟时节,就是我家人口密度最大的时期,别的且不说,单是我那一大帮堂兄姐们几乎就每天“长”在我家。而这个时期,也是我儿童时代最为辉煌的一段时光了。

儿时的我特别挑食,瘦且麻利。十几岁的大堂兄常常用一只手就把我轻松拎起,旋转几圈猛然放下,看我晕得踉踉跄跄,然后大家笑个不停。杏儿刚熟时,一般都是从最高且向阳的树梢开始,而他们的大块头绝对是这些树梢不能承受之重。为了尽早满足他们的口腹之欲,这时的我就成了他们共同讨好的“香饽饽”。小时候我胆子奇大且特别好哄,往往先是他们七嘴八舌地央求我,而不消片刻工夫,我就被忽悠到了高高的树梢上。坐在细细的枝桠上,风儿一吹,就颤颤悠悠地晃,感觉好玩极了!有时还忍不住兴奋地高歌一曲《学习雷锋好榜样》,故意急煞树下那些焦急渴盼的眼光。直到过足了瘾,才开始慢悠悠地采杏,先摘一个说:“这个,是大哥的”。大堂兄就抢先拾起,得意地吃了起来;再摘一个说:“这个,是二姐的,谁也不许抢!”这时,文静的二姐就会优雅地躬身捡起,小口地品尝;又摘一个说:“这个是三姐的,谁抢到谁吃。”这时大伙儿就会一哄而上,你争我夺好不热闹,当然最后谁也不是泼辣三姐的对手,但我还是总喜欢这样逗逗她……常常是树下的每个人都心满意足了,我却忘了给自己留下一个。尽管这样,我还是每天都在他们的乞求声中乐此不疲。

许多年过去了,后来家族里一旦有婚丧嫁娶之类的聚会活动,大家总会凑到一起回忆儿时的快乐。而讲的最多的便是杏儿黄熟时节的趣事,我当然也是他们调侃的主角。有时,静静地坐在一边,听他们讲那些快乐的往事,仿佛就在眼前。而每每收回眼光,看到每个人脸上那沧桑的痕迹,我总会一时恍兮惚兮,有种不知今夕何年的感觉。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巅”。用陶渊明这四句小诗来形容乡村宁静恬淡的寻常日子,最贴切不过。如果这样的环境里再飘荡着一丝丝清淡甜润的果香,杂以此起彼伏的各类鸟鸣,而且日日生息于此的,是一群与世无争的大人和无忧无虑的孩子们。我想,那陶公笔下的桃花源也不过如此吧!

岁月飞逝,转眼二十多年过去了。如今,站在城市的一角,望着眼前这一颗颗黄澄澄的杏儿,想起那些遥远的岁月,我的心底仍能感觉到那幽静的山村生活,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充满欢笑的日子。虽然隔的很远,却始终不曾忘怀。那一幕幕美好的回忆,仿佛一段悠然的田园牧歌,在恬淡素朴的村野上,在空碧悠悠的蓝天下,静静地飘荡……


Tag: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