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E0808文学网IE0808文学网

IE0808文学网-散文大全,优美散文,诗歌,故事会,励志名言,个性签名大全尽在IE0808

我的戎马生涯(一)

告别寒窗回故里柳暗花明上茶山立志农村耕垅亩峰回路转进军营解放军是神圣的。解放军在人们的心目中是伟大的。

告别寒窗回故里 柳暗花明上茶山

立志农村耕垅亩 峰回路转进军营

解放军是神圣的。

解放军在人们的心目中是伟大的。

解放军在青年人的心目中是崇高的、永远向往的。

我当兵前,从来没有想到能参加梦寐以求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威武雄壮的解放军序列中的一员。

高中毕业后,我作为农民的儿子,怀着只能在农村广阔天地干一番事业的现实想法,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家乡,回到了父老乡亲的身旁。同时,在我的灵魂深处,还有一种希望能走出农村、走向外面的世界的奢望,它无时无刻不在心海中涌动。

这年春节过后,我作为公社工作组(青年后备干部队伍)预选人员,参加了公社的三级(公社、大队、生产队)干部和党员会议。会议结束时,公社书记赵德同志,以我高中毕业后没有参加农业生产劳动,不具备农村工作经验的理由,把我打下了。这次会议决定,公社要大办乡镇企业,公社茶场就是之一。工作组去不成,大队就把我安排去了茶场。

茶场在荷花大队的山间,是公社去年冬季新开垦出来的。凝目远眺,这里山峦起伏,群山环绕,绿绿葱葱;身临其境,眼前草儿青青,百花争艳;耳边鸟语声声,松涛阵阵。

茶场的人员都是从各大队抽调来的,除场部的几个领导外,都是青一色的年轻人,尤以吃公社集体粮的青年居多。当时条件比较艰苦,全都借住在荷花六、七队的农户家里。刚去的时候,我和本大队九队的张如水,住在他姑姑家里,后来转到杨家五爹家里。五爹一个人住三间大瓦屋,唯一的儿子媳妇都在云南当军医。当年下半年,他儿子回来过一次。当时好多的老百姓找他看病。因为我们这里,对军医信到了迷信的程度。五爹祖辈务农,在他的心中除了农民,没有第二个好的事情可做。尽管他儿子回来后风光得不得了,但还是喜欢他的农村、农民和农活。有一次,他和我说:“黄波(因茶场里还有一个女同志也叫夏荷听雨,有时别人叫夏荷听雨俩人同时答应,有时俩人都朝叫人的人看着不回答,而是再等他说叫的谁。为了区别起见,故我更名为黄波。离开茶场时恢复原名。),你以后什么都不要做,就是当农民。”我问为什么?他说:“你看我的一个饭碗,吃了一辈子没有换,但是粮食天天要吃。所以种田不怕没有事做,而做工人,生产的东西不一定有人要。”想到五爹后半辈子,理发都是自己以菜叶子包粗纸浸透煤油,点火烧头发的情景后,我只是一笑了之。

茶山可以说是雄伟壮观,新开垦的茶苗地垅既像梯田层层叠叠,也像银色玉带环绕山头飘飘渺渺。我们进入茶山时,茶苗已经破土而出了,早上的露珠挂在它那嫩嫩的、绿绿的小叶片上,折射出太阳的光芒,显示出新生命的茁壮,带给我们这些青年人新的希望。茶苗就像一队队的士兵,队伍整齐,个个精神抖擞,显得一派生机,带给人的是精神,是力量,也是一种希望。很快,我们就爱上了这茶苗、茶山;爱上了这充满生机、充满希望、充满遐想的工作和地方。除草施肥,欢歌茶山;开山建场,汗洒黄土。真是:青春催绿茶山,欢笑辟开山岭;茶苗在青年人的呵护下茁壮成长,场部在职工们的贡献中不断变样。

在茶场,我是团支部副书记、班长,全班七个人,负责近百亩茶山。建场期间的工作是十分辛苦的。春天,草长得比茶苗快,除草的任务很重。夏天,茶苗扎根不深,要三天两头不停地抗旱。秋冬天要给茶苗埋基肥。因为是第一年,茶苗还很小,所以间种黄豆等的农活也不少。更多更累的工作是,新建场部。开山修基地,到几公里远的河里运沙石、挑红砖,建房子。但是我们不觉得苦与累,年轻人在一起欢歌笑语,好像有使不完的劲。

这一年,社会上的青年人时兴理光头,我们茶场的男青年几乎个个都是和尚头,我也不例外。当我参加公社新党员积极分子培训班时,一天到晚戴着帽子不敢揭下来,直等到睡觉熄灯后才把帽子摘掉。当时,社会上对年轻人理光头并不十分认可,把这些年轻人戏称“水佬倌”。正因为如此,我作为入党积极分子,光头之实只好能掩则掩。不过,我想参加培训班的好多人也看出了我的窘况,只是为了不给我难堪而不点穿罢了。

11月末,征兵工作开始了。我已经老大不小了,心想这是参军的最后机会,一定要首先争取体检。我虽然爱茶场,但是我更向往解放军。在这以前,因为觉得自己身单力薄、个头矮小,从没有想到能验上兵,所以就没有报过名。这次是最后的、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不管怎样也不能放过。等回到大队报名时,时任大队党支部书记的堂哥夏荣已经给我报上了。当时,我心里装着,兵肯定是体检不上,但从来没有全面地检查过身体,这次免费体检一次也合算。

当年,全国地震测报工作抓得很紧,我们茶场的女青年文红,被抽到公社地震测报站,担任测报员。部队来接兵的两个首长,经常到她的办公室烤火,他们关系比较好。小文给接兵首长讲,她所在的茶场有两个青年(我和徐永)报名参军,请他们关照。他俩很愿意帮这个忙。这样,我当兵前参加体检是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初检是在公社供销社新修的房子里进行的。开始我有些紧张,担心在第一科或前几科就过不了关,达不到当不成兵也要全面检查身体的目的。体检出人意料的顺利,每到一科的检查都比别人快,不到个把小时,我就顺利地通过了。后来在县里复检,通过也比较快。我真高兴,这是因为:一、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疾病;二、当兵有了一份希望;三、实现自己走出农村、走向外面的世界的“奢望”打下了好的基础……

体检合格,下一步的工作就是争取去部队。据说来接兵的是广州部队的首长。广州是个大城市,部队肯定就驻扎在广州。我找到堂哥夏荣书记说:“我体检合格,不管怎样,你都要让我当兵去。不能以任何借口留下我,这是出去的唯一机会,过了这村就没有那个店了!”(因为在那个“火红”的年代,农村青年除了当兵这一条路外,是很难有机会跳出农门的。)尔后,我又跑到公社找到文红,要她给接兵首长说说,一定要把我和徐永(他体检也合格)接到部队去。

接下来的工作都很顺利。

春节刚过,就离开生我养我的澧县,告别养育我成长的亲人,踏上了入伍的征程,开始了漫长的戎马生涯

(请看下第二集——弹泪挥手辞亲人 慈母教诲壮儿行

前去熔炉炼丹心 引吭高歌驻龙城)


Tag:戎马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