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E0808文学网IE0808文学网

IE0808文学网-散文大全,优美散文,诗歌,故事会,励志名言,个性签名大全尽在IE0808

吃辣椒的记忆

辣椒的种类站在植物学的角度要细分的话是很多的,青椒菜椒,辣味淡,恐怕寻常百姓接触的多些,也是家庭菜篮子里不可缺

辣椒的种类站在植物学的角度要细分的话是很多的,青椒菜椒,辣味淡,恐怕寻常百姓接触的多些,也是家庭菜篮子里不可缺少的东西。相对而言,线椒和朝天椒,这种辣味剧烈的辣椒,吃的人相对就少一点,也是分生活环境和地理区域的。

我从大西北来到南方,最先看到的变化是生活中缺少了辣味剧烈的线椒,吃饭的口味日趋清淡,多倾向于吃米饭,就是有拉面挂面,也是有言无醋没辣椒的吃饭。站在养生的角度看,这种食物吃起来性两温和,对胃和身体好,这是我自己亲身体会到的。所以在南方生活久了,在生活上也习惯了南方人的吃法。久而久之,带有剧烈辣味的线椒,就从我的生活中淡出。我之所以习惯并适应南方的生活方式,除了工作原因之外,更多的还是和我的身体有关系。我在北方生活40多年,一直肠胃不好,西医叫结肠炎,中医叫阴肠或鸡鸣泄,每天要跑夜,常年拉肚子,吃过中医西医所有的药方,收效甚微。这种苦痛对我的折磨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

来到南方,没吃一粒药,没看一次医生,这个毛病居然缓解了,慢慢的好起来了,甚至有时候两三天才上一次厕所,这在我的生活中是绝无仅有的事情,就是吃饭肚子疼的频率也很低了,几乎没有。这样的现实变化让我目瞪口呆,惊喜之余,我便分析其中的原因,除了水土之外,与生活环境的变化有着至关重要的关系。比如每次看医生,大夫都会说注意饮食,少吃辛辣刺激性的东西。可我从来都没有记住过这句话,北方以面食为主,辣椒是碗里不可缺少的佐料,为此我曾经怀疑过医生说的话,是为自己的医术乏味而找借口。现在事实证明,医生说的没错,其实每个人自身的不良生活习惯,都是扼杀自己生命最直接的始作俑者。

我承认,来到南方,所有的大环境,由吃饭到工作,都适合我的生存。工作是另外一个范畴,我今天想说的主要是饮食习惯和健康方面的事情。因为人都是有劣根性的,虽然说在这里我身体好,疾病也少,甚至身体固有的沉疴顽疾都日渐恢复,这是多么值得让人庆幸和愉悦的事情啊。

身体好起来之后,我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特别想吃家乡那种特别辣的辣椒。为此,我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因为我知道吃带有剧烈辣味的辣椒,对我的身体没有一星半点的好处,并且会诱发旧疾的复发。但我无法抗拒内心深处对家乡辣椒的思念之情,穿越时空隧道,我们可以看见一穷二白的中国,面黄肌瘦的病态向形象,拖着饥肠辘辘的躯体一天劳动15个小时以上,大干社会主义。八百里秦川号称米粮之乡,可现实残忍的让泪流满面而又无可奈何,餐桌上除了高粱馒头就是玉米馒头,辣椒成了唯一改变人生活的奢侈品。吃饭没有食用油,说是炒辣椒,其实只是滴一滴油加点水,辣椒炒熟了便是咸盐的味道,用高粱饼子把辣椒夹起来吃 ,铺天盖地的辣让人舌头发麻发犟,脸红脖子粗。再把高粱饼子泡到放有盐醋的汤里头,刹那间汤呈现出一片黑红色的鲜艳,吃了喝了,也就算一顿饭了结。

这种记忆,往往会加速人对过去生活的向往。我时常为自己的思维方式怪异而感到奇怪,高粱从80年代开始就已经退出我们的餐桌,并且高粱面吃下去会诱发多种人的生理病害,比如便秘,折磨的人死去活来。玉米也成了饲料新型的,只是地方调整产业结构让农民增加收入的一种方式。按理说,我不该向往过去的生活,但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维,白米细面,肉蛋禽奶,进入寻常百姓的餐桌之后,饥饿彷佛已经成为《千方夜谭》的故事

诚然,我们现在生活水平高了,在钢筋混凝土的房子里生活久了,看着山珍海味的大餐,都会觉得索然无味,便会挖空心思的去在记忆深处搜寻,那些在饥饿年代带给人美好向往的食品,农家乐的兴起,观光农业要求的返璞归真,都是这一想法的现实践行。看似奇形怪状的混乱思维逻辑,在生活中有其存在的合理性。

这样的思维折磨了我一段时间之后,我便决定到菜市场去买点狠辣的辣椒,炒来吃吃,也算是对美好记忆的一种弥补。

南方的菜市场以海鲜居多,蔬菜也是以当地自产的为主,要找北方人吃的那种线辣椒和辣味很浓的辣椒,委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青椒都是辣度不够,吃来吃去,找不着感觉。我在熙熙攘攘的农贸市场转悠了几圈,终于找到了那种辣味很浓的尖椒。我知道自己肚子不好,没敢多买,称了一斤。

回房子之后,我把辣椒洗净切碎,在锅里倒上油,等油沸了再加上大蒜生姜葱,放上调料和辣椒一起炒。炒熟了,锅里的丝丝热气开始有了一丝辛辣呛鼻的味道,这种久违了的风味让我咽下了不少口水。我把炒熟的辣椒从锅里弄出来,放到盘子里,然后开始和面烙饼。饼子里如果用上发酵粉或窖头,北方人称之为“起面”,这样的饼子烙起来要相应时间让面发起来,显然我没有足够的时间等待。我就做那种直接和面烙的饼子。也就是所谓的“死面”饼子。在北方老家素有:“死面饼子夹辣子,香死某某呀一家子”的说法,可见在那个特定的年代,炒辣椒的声望是何等之高。

烙好饼,烧好汤,我便开始体会死面饼夹辣子的味道。这种吃法,确实缓解了我对家乡的思念,味道和我记忆中的一模一样,也让我实实在在的又体会了一次狂吃辣子的刺激,呈了一时之快。

在吃的时候,我没有忘记一个老中医的叮咛:吃药不忌口,瞎了大夫手。我也没有顾忌医生要我吃饭忌辛辣的忠告,因为我没有从过去那种对辣椒情有独钟的思念中摆脱出来,我还是吃了。

这种呈一时之快最显而易见的后果是,从下午开始我肚子疼,疼的我冷汗直冒,眼前飘动着金星,我拼命的泡茶喝,喝了红茶喝绿茶。刻骨铭心的疼痛之后,便是接连二三的上卫生间,拉肚子,跑过卫生间5次之后,情况有所缓解。我便捂着肚子,自己躺着床上嘿嘿傻笑,我觉得自己确实也是非常可笑,明明吃辣椒对我的身体来说无疑就是赌命,可我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赌了一把。

第二天,看着我炒好的那一盘油汪汪的辣椒,我又咽下了不少口水,但却不敢在吃。我把那一盘炒辣椒装到一个塑料袋子,扔进了垃圾桶,内心充满了对食物浪费的无奈。

袁枚老先生说过:“时,位之移人”的道理,这与做人的成功与否,金钱的多少,职位的高低都没有丝毫的关系,这种变化本身其实都是相对自己而言的。

赌命也好,对故乡的思念也好,我所经历过的一切事情,对我来说,都是美好的。但是,人的劣根性在于,明明知道是错的东西,往往却还要坚持。


Tag:辣椒 , 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