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E0808文学网IE0808文学网

IE0808文学网-散文大全,优美散文,诗歌,故事会,励志名言,个性签名大全尽在IE0808

我们的故事―写给我亲爱的老婆

“认定一个人,落定一座城”,这是我们家神经婆有段时间的QQ签名。正如同她所说:我没有想到

“认定一个人,落定一座城”,这是我们家神经婆有段时间的QQ签名。正如同她所说:我没有想到,隔了千山万水,能够修来这份持续了这么久的姻缘。

若干年前,黄土高坡上那个土得掉渣的少年没有想到:相伴自己的是一个如花似玉的江南美人;湘江水畔的清秀丫头也并不知道:牵住她的手,让她欢喜让她忧的竟然是这样一位隔着长江、黄河,越过衡山、嵩山的山西莽汉,而对于彼此来说,这个期限有可能是—辈子。

人们将这种东西定位为缘分。缘分是什么?能说得清楚也就不是缘分了。新婚在即,在牵着她的小手、带着岳母跨越地理上的这种距离去往霍州前,我还是写写我们的这些曾经,送给我的老婆,送给我自己。

如果给我老婆一个定语的话,毫不夸张地说:我可以一下子罗列一二百个,而且都是褒义的,至少对我来说是好的。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好女孩、好男孩,对于我们常人来说,苦苦寻找的并不是那个最好的,而是那个最合适的。相对于我们彼此来说,我们不一定是最好的,但是流经的岁月告诉彼此:我们是合适的。希望这种合适,可以经得住沧桑岁月地缓缓吞噬,可以经得住人生风波得起起落落。

对于我来说,一辈子有一个自己喜欢的人陪着自己走,足够了。有她在,无论在哪里,我都有根,心里有底,我会坚定地走着自己的路,处理好一切;对于她来说,我现在不能做很多,甚至很多需求都得捉襟见肘才能满足,虽然她不崇尚物质,很节俭,但是作为我来说,物质将是我今后不遗余力地要达到的目标。

她不是一个世俗的人,但是作为她的男人,我必须世俗。就让时间逆流而上,走进我们过去的岁月吧!

玉树苍翠阴雨绵,云雾缭绕王仙畔。

湘南好梦久不醒,愿做茫湖一睡莲。

湘京隔望君忙走,一号楼内走匆忙。

相见何时窃声语,楼台一会随鸳鸯。

——青葱的大学时段

2005年的九月,我历经万般磨砺终于来到了自己的大学,兴奋与茫然并存,无知与享乐同在。初到大学的我一直想给自己一个准确的定位,但是一切都并不是那么容易和清晰。我从来都是一个适合漂泊的人,在任何一个漂泊的地方我从来都不缺少朋友。正是这种心态,我们第一次相遇了,在那个拥挤、闷热的夜晚。

大学的时候,睡觉、看闲书、搞活动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一号楼306阶梯教室。也是在这里,我和我的爱人第一次相遇了。

当时大一军训刚结束,辅导员选择了我和她当年级干部,一个主任,一个副主任。叫我名字的时候,大家觉得应该是一个温文尔雅的小闺女,结果站起来是一个五大三粗的我;叫她名字的时候,大家觉得应该是一个霸气外露的男孩子,结果站起来的是一个娇小怯生的她。时至今日,我一直没有问她第一次见我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但是我不止一次打击过她:第一次看到你,感觉就是一山里的姑娘,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鸡蛋味!她总是笑而不语,而我总觉得莫名其妙。

第一次的接触就是因为工作,第一次的印象相当于没印象。时间,总是一个有意思的东西,让你慢慢地了解应该了解的,遗忘应该遗忘的。

随着和她工作方面的接触,我发现了她身上有很多的优点:人好,凡事替别人着想;性格好,见到谁都是灿烂的笑脸;心细,处理事情有理有据;嘴紧,从不说长道短、说三道四。在那样一个中文系女人们扎堆、蜚短流长的时节,她能够如此遗世而独立,我当然要刮目相看了。

大一学期末的时候,我给她出了个难题,我说:小胡啊,你给咱年管会写个工作总结。她苦笑着说:你这个大才子不写,我哪里写得出来啊,我给你提供些素材还差不多。说着将自己一年来的考勤记录、财务记录给我了。我拿到手,一页页翻看着,毛主席说:做一件好事容易,做一辈子好事难;套用他老人家这句话,我对小胡当时的评价是:记好一天容易,记好一年难,但是她滴水不漏、清晰可见地做好了一年。翻完这本东西,关于出勤和财务方面的事情一目了然。当时,我静默了一分钟,上下打量着在自己面前这个小姑娘,心里想:这姑娘还真不简单!

从那以后,我和她接触的次数和机会相对于原先多了起来,时不时聊聊天,时不时吃个小饭。时不时当中,她后来给我说,少女之春来了。

扪心自问下,我承认:我自己绝非长相出众之人,大学时期甚至可以用影响校容校貌来形容。借用毕业之际我们班一猛女的话说:你说小胡选择你要多大得勇气啊,你想啊,和你接吻接的突然一睁眼,妈呀,那一脸的痘,星星点灯,密密麻麻,晚上不得做噩梦啊!因此,可以肯定的是,我老婆当初看上我,绝非是从脸蛋开始的!

而变态的是,对于我来说,我一直看重的还是脸蛋。大一的一年,我一直觉得我老婆当时太小了,自己又不怎么打扮自己,梳着两辫子,让我想起了李春波的《小芳》。时不时想想,选择这女孩做女友怎么样?心底另外一个声音骂着自己:个死不要脸的,年龄悬殊,代沟重叠,老牛嫩草,有一种强奸幼女的感觉。

一想到犯罪,这种萌动的想法给彻底毁灭了。

当时,钟伟经常打趣:老大,其实小胡不错呢,谁能讨她当老婆,是一辈子的福分啊;庞老师也有意无意地老在我面前夸她,有意无意中在别人那听到的都是关于她的好。大一结束的时候,我在心底记住了这个名字和这个人。

大二冬天的到来,我被这女的给震晕了。那天在办公室我看到她的时候,大叫一声:妈啊,妖精,真是妖精系列的!

只见几个月不见的她从头到脚改头换面,让人耳目一新,心头一热,意欲上前一吻一摸。

只见那娇俏的山羊辫不见了,改之为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而且拉直处理,一根根油亮发光;圆润的脸庞上一对眸子熠熠生辉,红润的面容下那两个酒窝似笑非笑;耳朵上长出了两个银生生的耳环,橘黄色的羽绒服下一双长筒靴,当她哒哒哒哒地来回走的的时候,我的心跳也开始不正常了!

我当时惊呼:美女,美女啊,身边这么一大美女,竟然有眼无珠,有珠无神。快点,得快点出手了。

当时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牵着女朋友的手来请我吃饭了,当他们以一种不自觉地神气和甜蜜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只有两种想法:一是变成法海,拆散他们;二是变成许仙,等法海来拆散我。在这种变态加无奈的心理作祟下,我们到了那个具有决定性意义的晚上。

那晚,我和她们班的一群人去爱莲湖玩。回来的时候,大家突发奇想,走回学校去。在我等的极力怂恿下,女孩子也加入了这个行列。刚开始我和几个人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地在后面走着,走着走着,我不自觉的向她走去,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搭着话。我海聊着自己的过去,添油加醋、添金抹银、神吹乱侃地策晕了她。整个那么长的一条路,她基本都是静静地听着,我则不假思索、不打草稿地胡说八道着。我说得随意,她听得认真。边聊边走中我偷看着她的神情,那张幼稚、单纯、可人的脸给了我一个信息:兄弟,有戏!前进,前进,前进!

来年三月,百花盛开,湘南学院的雨如约而至。雨点不大却翩翩起舞,在这个闷湿的空气里,我胸中那团燃烧着的火总算露了头角。

那晚,我们一起去送庞老师回家。送她上了公交车后,我们并排走回学校,其间为了避免那种尴尬的气氛,我在门口买了两块哈密瓜,我给她一块:

你吃嘛,好吃,真的好吃,不信你试试。

她答:我不吃,你吃啊,不用客气!

当那股诱人的香味过来的时候,我禁不住翻滚的口水的折磨,三口并作一口一块马上下肚,接着我再次问她:

你到底吃不吃,你不吃,哥我就真不客气了啊!

当她还在思索着客气不客气这个问题的时候,第二块已经进入了我的皮囊。她一脸无语地望着我,我则不假思索地回以:好吃,好吃!从那以后所有吃的东西,我都会抢她的,即使不抢,她也会主动让给我。可怜的娃儿的付出,让我的体型日渐臃肿,而她的水蛇腰也日益明显。嗨,吃进去了,不一定是福啊!

言归正传,吃完后我们沿着医学楼和中文楼的走道走着。我突然灵感大发,对她说了一句:今晚的月亮好圆啊!然后我问她,你看过潘长江的小品吗,知道下一句台词是什么吗?

她抬头望了下天空很认真地对我说:大哥,今晚没月亮好不好,星星都没有几颗。

我油然而生的幽默感被她那天真的认真彻底地打趴下了。为了我的人生大业,不能就这么趴下,因此,走着走着,走到了我曾经给她表白的那个蘑菇亭下。

我说:我们在这休息下,聊聊,你再回去,好不好!

她说好,然后站在那里,我则蹲坐在那石条凳上。我说,其实这大学里一个人过日子也蛮空虚的,有时候一个人真不知要干什么,该干什么,你想不想找个人陪你来度过那些空虚寂寞的日子呢?我愿意找你,你愿意吗,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没关系,大胆地说出来,就一分钟啊,不能超时啊,预备开始!

时间在那一刻滴答滴答地奔跑在我心间,我当时真怕拒绝的声音再次响起,那我这张老脸就只能扔进郴江河里去了。寂静、沉静、安静,当她低头、抬头,抬头、低头了几个回合后,我终于听到了那个温柔的、让我心花怒放的声音:那就试试吧!

那晚,我兴奋的心情此时都深刻铭记着。晚上回去的时候,我怀疑自己脸上的青春痘不见了,洗澡的时候对着阳台上的镜子看了下才知道,假象,假象,我当时一个巨大的疑惑是:小胡看上我的哪一点呢,这么爽快?

第二天开始,我就牵着我老婆的手走在校园内了。戏谑的是前一天下午,我还在班上和一位云南籍的少数民族的同学大言不惭、信誓旦旦地哀怨道:我范某人注定是要左手牵右手,大学四年孤独地走了。

她一个当时的闺蜜问她;你条件也不错啊,怎么选了他啊?说实话,他真配不上你啊!

她关系好的一个男同学对我说:你真行,将我们班上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女孩子就这么轻易地追到手了。

同寝的易民说:妈的,冬瓜,搞行动也不给我打报告,在我们班拐女人也不给钱,我要收关税。

我们就这样在别人或由衷的祝福或表面的奉承中走在了一起,事后她想起那晚的时候还抱怨着:嗨,就被你这么轻而易举地搞定了,都没有享受过那个被追的过程。

当我们开始的时候,我们约定了三条:第一,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互信互爱,充分相信对方;第二,要给足对方足够的空间,各自干好各自的事情,过好大学的生活;第三,当有一天觉得无法走下去的时候,必须坦率地说出来,无论谁先都无所谓,痛苦地坚持不如干脆地决绝。

我们走了这么些年,期间的经历,悲欢离合,吵吵闹闹,嘻嘻哈哈大都遵循了以上三条,幸而在第三条上我们虽然有过,但彼此走的不至于那么远,才有了今日的结果。

我的大学生活在时间上可以这样做一个排序:第一学生会、实践性东西,第二看书、写作,第三专业学习,第四才是和女友在一起的花前月下,但是绝少甜言蜜语;但回想起来,心底的排序却截然相反。我大学最大的收获不是那些荣誉,而是死心塌地跟着我的老婆。

作为一个女孩子,她做到了极大的包容和牺牲:她没有像其他女孩子那样整天缠着男朋友,一刻也不能分离。她也曾生气于我几天没有陪她,但是当她看到我做出来的那些成绩的时候,总是嫣然一笑,送来可口的饭菜,送来给我力量的温柔。

那年春末的下午,艳阳高照,春草蓬勃,我要她带了个枕头到学校门口的草坪上去晒太阳。我躺在枕头上,她坐在我身边抱着我的头,任阳光肆意地播撒在我们身边,让那些看不见的光尘一寸寸滑落,我闭目冥想,她静然不语。当这一切如此和美地行进着的时候,小灵通响起来了:快去学生处拿份文件,十万火急,必须你去。书记用她那独特地嗓音催促到。我只能立马起身,哄着她道:亲爱的,等我回来啊,一定要等我回来。

结果,这一去就忙了两个小时左右,她电话过来我也没顾得上接。就在我从学生处那个坡上往下走的时候,和垂头丧气往宿舍走的她迎面相遇,她无比哀怨地看着我,从远处就叫着我的名字,走近了一顿小碎花拳头噼里啪啦地敲打在我身上,好像舒服的按摩,她哭诉道:你把我一个人仍在那里,身边一对对情侣看着我一个人枕在那里等了半天,我就一怨妇,没人理会的怨妇。

我看着表情如此丰富的她,听着她的哭诉,忍着笑一把抱住了她:亲爱的,下午去吃面吧,好久没吃面了。

在我们任何小矛盾的关头,只要我回归到吃这个话题上,一切都会迎刃而解。并不是因为我们两个都是吃货,而是她心疼我,知道我胃不好,不想让我挨饿。

大二的时候,家里瞒着我处理了母亲生病的事情。当我知道这一切的时候,还是在这个草坪上,喝醉的我躺倒在凌云的怀里嚎啕大哭,继而抱住她抓草皮,扔石子,吓走了游走在身边的一对对情侣。那晚我说了很多话,说得她陪着我哭,哭完后又陪着我笑。

就这样,我们笑着度过了她大学的最后的时光。还记得彻夜不睡给她赶自考论文的时候,还记得送她去长沙考试的时候,还记得她说要回长沙工作我一个人在公交车上落泪的时候,还记得她实习的时候我走到那个学校看着她认真备课的身影,还记得我告知她可以回来我给她找好工作后她的那种欣喜若狂,还记得回来后我们的紧紧相拥……一切都在昨天,一切就在眼前。

时光匆匆,匆匆时光。我离不开你,是因为你忘不了我;即若相见,如此相处,你的空气里有我的气息,你的呼吸中有我的心跳。虽然你跨出了这个门,但是你的心在我心里,虽然我的身体还在这个门内,但是心里牵挂着你。

庞老师当时说:在小胡的眼里看到的爱比你眼里对她的要多。我承认这点,因为她的单纯,她的真,她表达的东西是那么地彻底和执着,就如同当初高敏教我唱的那首《水晶》一样晶莹透彻;而我掺杂了太多的无奈、顾虑和过分的思索,我在保留地进行着我的爱,我的爱只有在她最需要的时候才出来。

爱,到底是什么呢?我们的爱到底能走到一起吗?

带着这样的思索,她毕业了,我大四了。

毕业的时候,我带着她去学校门口的前卫做了个烫发,买了衣服和高跟鞋,一个黄毛丫头转然一个社会女性了。还记得当时的那一切,那漫长的做头发的过程,我左等右等,走来走去,到网吧上了两个小时网后她还端庄地坐在那里。她笑盈盈地看着我,默默不语,好像在回想着曾经的点滴。

我曾带着她走到1号楼内那湾死水处,折好的纸船内点燃蜡烛后狂欢不止,接着火烧纸船,我大叫那是赤壁之战。我奇怪的动作让她哈哈大笑,直到守楼大爷出来制止了我。

我曾带她走到学校干涸露出泥巴的人工湖旁,大叫着要让她看我的轻功水上漂,结果整个人在淤泥中渐渐沉落。我大喊救命,被身边的朋友拉了出来。她先是哈哈大笑,继而看到我一身脏兮兮的淤泥而表情复杂地一脸乌云。

我们曾经一起看《河流如血》、《亲情树》,看到动情处互相盯着对方的眼珠子看,看谁掉下的泪珠儿最多;我们共同探讨着剧中的故事和人物,共同分析着背后的思索。我一次次配着音乐将自己写好的东西读给她听,听完后的她总是给我由衷地赞扬和深情地鼓励。

大学的我们犹如舒婷《致橡树》里所说: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每一阵风吹过,我们都互相致意……

我在她面前用自己的乖张行为折磨着她,她则用自己时而有的小脾气考验着我,她总是说我嘴巴太臭了,脾气太坏了,我总是和她争,但是我心底知道是我错了,她是为我好。

我每一次都在语言上占尽她的便宜,非要争出一个我占理来,但是每一次的争论我在心底都是一个服输者。

正是这一次次的服输,我对自己有了一个清晰、正确、理性地认识,我征服了曾经的那个自我。

因为很多原因,她一直不自信,我发现这个问题后没有任何情面地给她剖析过,不管她乐意不乐意,喜欢不喜欢,我一次次横陈于她面前,虽然她也是嘴上和我争,但我看到了那几年她的变化、成熟和自然而然的自信和老练。

带着那份变化,她走向了工作;带着我们的变化,我们企盼着接下来幸福的生活。

那年,我送你走进了明星学校

那年,你伴我走进了郴建集团

那年,你牵着我的手走进了你家

那年,我带着你回到了山西老家

那年,我们游走在华东的热闹繁华

那年,我们游弋在深圳内海的有限壮阔

那一夜,我们深深相拥,用泪水交汇泪水,用气息融化冰冷的寒夜

那一夜,我们在长沙郴州两地用泪水拼写短信,用退却挽回冲动……

亲爱的,幸而,幸而我们并未走远,幸而我们都不决绝

亲爱的,幸而,幸而我们有那么好的一位师友,关键的时候给我们理性地指引与撮合

亲爱的,幸而,幸而一千多个日日日夜夜在你我心中刻下了那么多无法磨灭的印记,当真要离开的时候,那锥心刻骨的痛都曾如此弥漫过我们周身

亲爱的,幸而有你,我在南国并不孤单,从不落寞,我不知道我能走多远,能飞多高,但是我知道再远的路上有你的小手牵着我,再高的空中有你的心线牵着我

爱,没有表达不是因为它不存在,而是因为更加在意。

——充满了期待与憧憬的毕业以后

我们的大学要共同感激的人有两个,一个是我们的辅导员庞老师,一个是我们的江书记。前者是我们的朋友、大姐,精神上的依靠者,后者在我们毕业的关键时候给予了无私的指导和帮助,我们现在能够成就如今的模样,和她是分不开的。

当初听说我女友准备回长沙找工作的时候,我们书记找我谈话了,她说两个人如果分隔于两地的话,成功的几率会大大降低。她对我说:我给她留意个工作,你看她愿意到郴州来工作吗?我看过她的专业成绩排名了,五个学期下来她是第一名,专业还是蛮扎实的,你看她愿不愿意去当老师?

在我没有提出这个要求的情况下,书记能够说这样的话,我心里很是感激,马上告诉了她这个消息,电话那头兴奋的她第二天就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

在书记的引荐下,我陪着她第一次走进了明星学校的校门。迎接我们的就是袁校长,一位看起来就很干练、利索的女性。我来的时候就给她说要注意这、注意那,但是到了现场我比她还紧张。当我焦急地在外面等着的时候,她不安地走了出来,我问结果,她开玩笑的说,不好,不好!

结果是她去实习了,接着留在那里工作了。

第一年,两个地方:明星的一楼宿舍,潮湿阴冷;湘南学院中文系306办公室隔壁,我的住处,我们来回奔波于此。在这里,我第一次和她发了一次大火。

那会我正在代理庞老师做大一新生的辅导员,军训临近结束的时候,我组织所有学生、代理班主任和教官们一起合影留念。三百多号人要调整好,花了一下午的时间,那个照相的老师傅水平又不咋地,不是为了照顾某些层面的关系,我早撵走了他。我忙前忙后,忘了那天是周末。

她打了我几个电话,我都没有接到。到了学校门口,我去接她的时候,一脸乌云地应对我,我当时忙得不可开交也没有做过多解释。天气很热,我提着她带的东西到了住处,过程中我们争吵了两句,我一直在试图解释我之所以没有接电话的原因,但她还是如此的表情。正好这时一个学妹过来找东西,说话声音大了些,我拿起一个罐头瓶就砸了下去,骂声出口,脏字连篇。她赶紧追了出去给那个学妹解释。

后来她说,你记住,下次再敢跟我发这么大脾气,我有你好看的!说归说,还是一如既往的磕磕碰碰,小打小闹,却也是风平浪静,一切如旧。我当时在想:这个世界上真正能够包容我,忍受我的也就只有她了!

08年的中秋节我们和荣金他俩一起去宜章过的节。在那里,我们四个人说说笑笑、热热闹闹,晚上四个人挤在一张小床上,聊着聊着到了深夜,听荣金说他们村那些久远的往事,吓得我都有点不敢上厕所了,出去小解的时候,我带着她,去洗澡的时候,我让她看住我。那会,我反倒觉得我是被保护的对象,而她是我的依靠了。当时在他们家没事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新加坡电视剧《黄金路》,里面的情节吸引人,更重要的是我们俩后来一直互称的外号就来自于此,我称她为“神经婆”,她呼我为“肉骨妹”。这样的称呼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毕业前虽然很多人都这样安慰我:如果你找工作都成问题的话,大家就不要找工作了,但是毕业综合症还是不断地啃噬着我。所谓自信来自于一个明晰的前方,当你睁开眼发现四周黑暗一片的时候,你会很茫然。我当时情绪很糟糕,喝酒很多,控制不了自己的思维,喜怒无常,很久都不和她联系,甚至她发的短息我都懒得回。直到毕业聚餐喝多了,倒在门口的草坪上拿起她的电话一通哭诉,她在那边不住地安慰着我,责怪着我喝得太多了。那个周末就赶过来看我,看到她,我感觉自己的希望大了起来,我决定我也要留在郴州了。

其实工作和谈恋爱一样,也讲求缘分。有很多好工作,不一定是你能够够得着的,有那么多好机会,也并不一定来了你能够把握得住的。毕业的时候,我来到了我现在的单位上班,就住在市中心,离她那里更近了。

相对于学校的离多聚少,工作后我们好了很多。我也明显感觉到她对我的那种感情更进了一层,后来我问她,她说:其实毕业的时候,我根本没有想到我们能够走到今天。她自己的不自信再次在这个问题上展现了出来。我听了只是一笑了之,但是我明白她对我的那份情有多深:隔了千山万水,性格可以说截然相反,家庭基础都不是十分宽裕,我的心并没有真正地落到郴州,这样的种种集结在一起很难给她一个内心的踏实。

2009年的中秋节我第一次到了他们家,那是一段崎岖坎坷的路程。我们先后坐了火车、客车、拉砖货车,然后步行后到了她妈妈的住处。路上颠颠簸簸,我站在货车外面的踏板上,手扶住里面的把手,她拉住我的手,生怕我掉下去,脸上一脸的不安和小愧疚。我则没心没肺大叫大嚷着欣赏着沿途的风景,享受着秋夜凉风地抚摸。在那里,我受到了阿姨的盛情款待,虽都是些粗茶淡饭,但是那份浓浓的情意却永远铭记于心。也是在那里,我当着她妈的面,做下了今生绝不负她的承诺。

2010年春节的时候,我带着她回了北方老家。辗转于武汉,到了李晓华的住处。当时正好是武汉冬雨连绵之际,泥泞的将军路,身体的不便,让我们逗留在李晓华那个阴冷的宿舍内开足了所有的电暖。她则如一只辛勤的蜜蜂忙来忙去,一会洗菜切菜,一会拖地收拾。等李晓华回来的时候,说好像换了一个地方的感觉。

一个人爱不爱另外一个人,看看她对你身边最亲近的人如何便可得知。在武汉的时候,她也见到了和我一起长大的文杰,从武汉辗转到太原,又遇到了发小会华,我们一行人一见如故,她自如地穿梭在他们之间,全然没有那种生疏感。一句句晓华哥叫得他乐呵呵。回到家里,父母弟弟都是对她盛赞有加,第一次上门就被家人一致认可直到如今。看到这些,我心底想:还求什么呢?

毕业后的一年,我一直矛盾着:我想离开郴州走向更大的城市,走向更广的平台,而我又舍不下她;虽然她一次次给我说你要走就走,不要因为我,放弃自我。我知道她的隐忍,她的胸怀,她能够为我做很多,甚至牺牲很多,但是我真不忍心。而且自私的说,我们俩个一旦彼此错过了对方,我一旦错过了她,我怕我很难再找到一个如此合适的人,我只能是我一个了。

一头是自己心向往之的前方,一头是自己心早注定的她。我有一年多的时间里徘徊于二者之间,游走于两者里面。实在烦了,酒酒酒,一次次买醉后痛苦更加痛苦,她知道后一次次劝说,一次次心疼。我越是发现她得好,我越是自责。很多东西夹杂在一起,很多自己都不确定的东西一股脑地在那个阴冷的冬季,在那个冬雨朦胧的夜晚爆发了出来。

当我给她说出分手的时候,她哭着问我: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不早点说,为什么,你给我个理由,你说清楚。我当时以为沉默就是给她最好的答案,但我又怕她想不开,当然不至于自杀,于是拨通了庞老师的电话,约她到饭店里聊了很多很多。我第一次当着别人的面把自己分析得体无完肤,我将我最真实的想法和困惑都告诉了她,她惊奇地看着我,唉声叹气,又为我们俩个人的这种处境而心疼和不舍。和我聊完后,约我老婆到了咖啡厅,她将我的状况一一告诉我老婆,我老婆当时坚定地选择了我,她说:无论我是什么样的,她选择了,她就选择我。

是夜,在我那个小屋内,北风犀利地刮着。她躺在我的怀里泪流满面,她哭着打着我的肩膀说:你真傻,以后不准你再说分手,如果你再说一次,我绝不回头。此时的我,没有落泪,但是心头的泪水已经无法抑制了。我紧紧抱着她,让我们的体温融化了那个寒冷的时节。

原本以为有过第一次的痛,我应该能够坚定了,然而犯贱本来就是人的基本属性之一。我还是不能满足于目前的状况,我痛苦于每天的麻木单调,我对自己极度不满起来,我甚至有段时间自暴自弃,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我就是一垃圾,一废品,一毫无用处的东西。那个时候,我的状况十分糟糕,她打电话不接,短信不回,打十次我挂十次。我怕我一接,那个敏感的词汇再次说出口。

终于,我还是发了那个短信,我甚至想好了接下来我怎么去走,我走向哪。这一次她很决绝,没有上一次那么痛彻心扉,平静地回了我的短信,平静的让我把一些东西给她送过去。我拖着沉重的步伐走上了公交车,送到她们学校的门房,面也没有见一次,那个暑假就开始了。

无情的我选择了一个错误的时节给她说这个事情:她们本来上班的压力就很大,期末就更加忙上加忙;她父亲又正好被犁搞伤了脚。当她想打电话告诉我,得到我的安慰的时候,我告诉了她这个事。虽然表面她没有多大的波动,但是我明白内心的隐忍比表面的发泄更痛苦。

我本以为我会潇洒地放下这一切,会忘却过去的那几年,会轻易地放下她,但是我错了。她回家后,我一个人游走在郴州的大街小巷,无所谓饥饱,不知渴不渴,不怕豪车撞死我,不怕劫匪来杀我,那会一切都是黑色的。上班的时候,我第一个来到办公室,最后一个走,一天吃一顿饭,每天面对着别人嘻嘻哈哈,每天下班别人走后面对着电脑听着张艾嘉的《爱的代价》泪流满面。

那晚,我一个人躲进了网吧的包厢,看到她写的那篇《曲终了,人散了》,我一字一句读,一遍一遍读,泪水无止境地流下来,后来趴到桌子上嚎啕大哭。我一大老爷们,第一次为一个女孩子这么多次落泪,我这才意识到,她是我的空气,我不能没有她。那些天,想到她,我就想哭,整个人瘫软在迷失了的空气里。

我终于扛不住了,凌晨三点多的时候,我一丝不挂地任由泪流满面。我主动给她赔礼道歉,我用泪水划下的符号写成短信挽回我们的曾经。幸而老婆爱着我,幸而我们都不决绝。我们再次走过了危机。

接着公司组织华东世博游,我带着她参加了。在华东的日子,我们一天十多次小吵,不到十分钟又嘻嘻哈哈起来。世博会浦东到浦西的轮渡上,世博公园的走道上,留下了我们生小气的身影,也留下了我逗她开怀大笑的印记。回到宾馆,走了一天的我,四脚朝天趴在床上,所有的衣服她大包大揽一个人洗干净后拖着我起来洗澡。怕热的我总是将空调调得很低,她总是呵呵笑着,自己裹紧了被子。现在想想,自己根本不像一个大哥哥,而是一个处处需要别人关心照顾的小弟弟。

接着家里那件事情发生了,我每天用最毒的话骂着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和他们全家,我不断地诅咒着、谩骂着。我从郴州火车站骂道长沙火车站,从长沙骂到广州、深圳,每一个去过的地方,我想骂便骂,能怎么解恨便怎么骂。她从不直接制止我,只是在我停歇后我给理性地分析。在我冲动地处理着这件事情的时候,她在旁边理性地纠正着我,细心的她时不时关心着我的家人,用她的善良和温婉抚慰着我父母和弟弟的伤痛。因此,我家人更加认定了这个儿媳妇。

2011年的春节,我是在丈人家过得。那些天,每天被老人家大鱼大肉地照顾着,我很是不好意思。虽然在他们看来我丈人的脾气可能有点怪,但是对我来说真是没的说,好得很。她则嘻嘻哈哈地笑着我的拘谨和不自在,还给我说了猪婆精的故事,吓得我晚上不敢一个人出去尿尿,还得她陪着。那时候我发现,怎么和她在一起反而自己的胆子小起来了呢?

正月初二的时候去她姑姑家看奶奶,在那海喝了很多米酒。我们沿着铁路往回走,走到路上,酒劲起来,远在长沙过年,想起家人朋友,想起了弟弟的不幸,想起了父母的操劳、伤心,坐地嚎啕大哭起来。我在她面前就一半大的小孩,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没有顾忌,没有脸红,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表露。她看到我哭,抚慰着我,逗着我笑,小我几岁的她那会宛如一个体贴的大姐姐般。

快走的时候,我们在家里请他同学吃了一餐饭。菜都是我一个人做的,她打下手。来的几个都是高中时候和她关系很好的,曾经都很照顾她。处于感激,处于友谊,我做的很用心,他们吃的也还算舒心。和她的那几个朋友在一起,我很舒畅,没有顾忌,没有负担,就像和我自己的朋友在一起一样。

后来我想,在一起久了,你除了喜欢她本人以外,你会不自觉地喜欢她的一切一切,你也相信她的一切一切!

我一直没有确定买房,一直没有尽早买房,这也是我最大的遗憾。因为一直没有确定自己一定会留在这里,错过了很多好机会。她也不止一次提到过买房的事情,我总以我们没钱为理由推脱了。

今年三月份的时候,我突然想明白了很多道理,在朋友的介绍下,一星期内搞定了一套蛮划算的房子。带着她去看房子的时候,她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兴奋憧憬着未来。看到她这样的表情,我觉得很多事情是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了。

接着我一个人跑完了前前后后的手续,就等着交房了。

试了几次公务员考试后,我觉得自己该放一放了,先把自己该做的很多大事赶快给结了。家人也在不住地催促着成家,端午节去了益阳晓华父母的家后,我回来第一次严肃地和她谈了我们结婚的事情,她爽快地答应了。

在她答应后,我做了一个详细的日程安排。告知家里后,几经更改,终于确定于2011年10月4日在家里大宴宾朋。接着雷速带着她搞定婚纱照,接着领结婚证,接着到广州和吴荣俩口子一起买了婚纱礼服,接着网购了很多婚庆需要的东西。我们在忙碌中体会着这份等待了很久得喜悦。

去广州买婚纱的时候,我又一次和她发了大火。那时候她在东莞姐姐家,我从郴州出发,她从东莞出发,在广州火车站碰面。我先到,等了一个小时左右后,不见她到,短息也没有,电话也没来,打过去也无法接通,处于关机状态。按照预先约定好的时间应该到了,我越想越着急,赶紧给她姐姐和妈妈发短信,打电话。他们都说该到了啊?我又习惯性地胡思乱想起来:被劫财了,被劫色了,手机被偷了,被拐卖了……越想越恐怖,赶快按照姐夫说的到广州汽车站去找她,去了没有,问别人,别人说那趟车早来了,我一听更加着急,火上头来。折回火车站的时候,看到了她,第一句不是安慰的话:亲爱的,你健在,太好了!而是:你到底怎么搞得嘛,手机无法接通,也不来个短息,搞什么飞机啊!接着她的脸也阴沉下来,我竭斯底里地问她:还去不去,不去我们折回郴州。她说不去了,我说那好,回!走到地下通道的时候,我越想越气,当着她的面摔散了可以百摔不坏的诺基亚手机。她看我发火了,表面上从了我回到了吴荣处,实际上冷处理后一直不理我。晚上回到酒店和她侄女打电话的时候,说着说着就哭了。我一看她哭就心软了,又是赔礼道歉。

我总是惹她生气,而我又终能逗她开心,因为我们彼此心中有着对方,希望是一生一世。

我很想总结下,结婚到底是为了什么,实在不能清楚地说出来,但是可以清楚的是,有一个这样的老婆陪着我,今生值了。

我老婆长得虽然不敢说倾国倾城,国色天香,但也是江南一美女,实在惹人怜。

我老婆性格温婉,待人随和,遇事冷静,就是时不时大意些,丢丢车票啦、我用心刚买的太阳镜啊,呵呵。

我老婆能吃苦耐劳,累人的明星学校如此折磨人,她从一小丫头片子做到现在得到一致认可,期间的付出自是不必说,单看她回到家里娴熟地喂猪牵牛,样样能行,我就佩服得紧了。

我老婆识大体、顾大局,虽然时不时和我耍点小性子,但是关键时候,背后挺我、支持我,宁愿自己委屈着,也要照顾她老公的颜面和尊严。

我老婆人见人夸,我绝非老王卖瓜,身边的师长朋友就是最好的证明,她从来都会站在我身边人的角度替别人考虑问题。

我老婆能够容忍我的一切,我可以抢着和她吃东西,她可以容忍我在她面前肆无忌惮地跳舞——光扭屁股动作少;我可以当着她的面大声的有节奏地放屁,可以在她吃饭的时候说一些恶心的事情;她可以忍受我毫无顾忌地分析她的缺点,可以忍受我的坏脾气,还有我那火热的体温和随意的想法。

我老婆舍不得自己买好吃的,好喝的,好穿的,虽然她现在的收入并不低,但是给我买的东西,都是尽好的。好吃的东西无论到了什么时候她都给我留着,在花钱方面从来没有一次数落过我。

……

而我自以为是、脾气暴躁、思想复杂、随意性强、喜怒无常、好大喜功,大男子主义思想很重,凡事非要占上峰,强词夺理、自夸自大,夸夸其谈……没做到一个称职的男朋友和老公,和她相比,我做得很不够,还有很多要改进的。

钟跃民说过:我要找的是那种可以和我一起乐呵呵地拄着叫花棍一起讨饭,晒在太阳底下互相捉虱子的。我们虽不至于到了那副落魄的光景和如此恶心的境界,但是我老婆是一个可以和我同甘共苦的人。时间是一切最好的证明!

如果不是遇到她,我不知道我会是怎么样的,也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结婚。一个想去结婚的人,是因为你已经真离不开她了,我确定是这样的。

无论接下来的什么样的风雨坎坷,老婆,我们要坚强地走下去。

爱你,老婆!我们一起加油!

还记得你为了我在大学作品集里写了别的女孩子没有写你而生气,现在我写你了,一写写了这么多,写了这么多都不知道到底写了些什么,你就慢慢看吧,我准备洗洗睡了!


Tag:我们 , 故事 , 写给 , 亲爱 , 老婆